08.24
Sat
不小心擱置了這裡一陣子,有一方面是滿久沒有動筆了(爆)
最近颱風來,剛好應景(?)打個短打

【颱風天】

『本島已發佈陸上颱風警報,請山區嚴防豪雨……』

新聞不間斷得播送著颱風的最新動態,坐在電視機前的騎士一臉憂心忡忡的切換著頻道,卻發現每一台的新聞根本大同小異,基本上都是要請哪裡嚴防豪雨、哪裡趕快撤村、哪裡會淹水……等等,最後騎士只好直接切掉電源,不讓自己再聽到這些危言聳聽的言論。

不過外頭越來越可怕的雨勢的確讓他萌生了要不要暫時離家避難的念頭,而這時門鈴也響了起來。

騎士一打開門,夾雜著雨水的猛烈強風就灌了進來,好不容易睜開眼,才發現站在眼前的是一身濕漉漉的祭司。

「呼……差點以為我會死在外面……」進了騎士家中後的祭司一邊喘氣一邊說著,而這時貼心的騎士也拿了新的衣服過來不讓祭司著涼。

「祭司在這種時候來找我是有什麼緊急事嗎?」騎士向渾身濕透的祭司遞上衣服,但祭司卻搖搖頭說不需要。

「我家淹水了,所以我想你家可能也快了……」祭司嘆了口氣,繼續說,「要不要暫時去避個難呢?我不想睡到一半溺死啊……」

「我也正有此意呢,但是要去哪裡避難好呢?」
「魔王家啊。」

祭司完全沒有猶豫就回答了魔王家,要是魔王知道了一定會很無奈吧……騎士心想。

「對了,順便問問勇者大人吧?既然你家都淹了,那勇者大人的家應該也危險了。」
「那傢伙最近迷上了什麼聯盟的遊戲,我猜只要網路還在他就不願意離開家吧……」祭司一副就是想棄勇者於不顧的嘴臉,但在騎士的要求下還是勉為其難撥了通電話給勇者。

「喂,請問是勇者大人嗎?」電話一通,騎士對勇者的態度依舊十分有禮貌。
『騎士喔,我在忙啦,幹嘛?欸欸欸那個中路塔爆了誰快去擋一下啊!』
「想問一下勇者大人有沒有意願跟我們一起去避難呢,最近雨勢很大怕這裡會有災情……」
『避難?啊沒空啦!唉唷都你啦,挑這時間打電話來害我又死了!反正淹水又不會怎……』

不等勇者說完,騎士和祭司對看一眼,點了點頭,直接掛斷電話。

「我想……還是讓他泡在水裡打線上遊戲吧。」
「嗯。」


後來的魔王家。

「不要把我這裡當作臨時避難所好嗎……」魔王沒好氣的抱怨,同時也遞來兩套新衣服和吹風機。
「不好意思,因為魔王你家很大嘛……」騎士搔了搔頭心虛的回答。
「反正睡幾天而已,不會麻煩你什麼啦。」反倒是祭司根本就把魔王家當自己家一樣,一點身為客人的禮貌都沒有。

「網路又斷了,魔王大大你家網路很弱捏!」隔壁的房內突然傳出熟悉的咒罵聲,魔王聽到時更是青筋暴露,表情有如厲鬼一般可怕。
「幹!從昨晚就跑來我家說要避難結果根本是來這裡打遊戲!快滾好嗎混蛋!」


「原來勇者大人比我們早來呢……」
「不意外啦不意外。」

平時冷清的魔王家,在颱風天又熱鬧了起來。


FIN.


最近迷上了LOL,結果好一陣子都沒有寫文,連發噗都懶,這樣開學會很不妙啊~~~~~
不過LOL真的好玩捏,難怪一群男生都會這麼沉迷
雖然我是超級嫩的新手,但打打電腦我也玩得很爽辣!

銀河社區的企劃接近尾聲了,感覺因為這個企劃瞬間拉近了三元和四喜的距離......
原本還只是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現在已經快要奉子成婚了呢(並沒有)

慶幸自己沒有投入太深
這陣子的企劃亂象實在嚇到我了←
comment 0 trackback 0
06.11
Tue
★騎士生賀
★CP:祭騎

【請再說一次吧?】

「糟糕──今天是騎士的生日啊!!」不管是多重要的日子一定會睡到下午五點準時起床的祭司本來在騎士生日這天特地調了鬧鐘,打算在中午十二點就早早起床前去參加騎士的生日會,結果……
懶惰如祭司,他又一如往常的睡過頭了。
雖然知道勢必是趕不上慶生會了,但是準備已久的禮物還是得送到壽星手上才行,所以祭司手忙腳亂得整理一下儀容之後就飛也似的跑出門外,心裡還不斷祈求著騎士不要因為自己又遲到而生氣才好。

本來昨晚還在鏡子前演練了好幾次送禮時的台詞,現在還得順便想想如何道歉才行。
想到這裡祭司又對自己的老毛病感到無奈。

好不容易終於到了騎士家,屋內並沒有傳來鬧哄哄的聲音,看來慶生會果然是結束了吧?祭司不由得嘆了口氣,但還是認命得按了門鈴。

不一會兒,門就開了,後頭還站著整個身子滿是紅豆餡的騎士。
「嗨、你……噗……」儘管在這時候笑出來是非常不禮貌的,祭司還是忍不住噗哧一聲的笑了出來。
「對不起,剛剛慶生會被砸的整身都是來不及清就……」騎士有點尷尬得搔搔頭,看得出他在開門前一定掙扎了很久。
「啊,慶生會一定結束了吧……」祭司的表情倏地沉了下來,「真的很對不起,我又睡過頭了……不過禮物我還是有準備的!!」
祭司神秘得拿出一個包裝精美,上面還附著卡片的禮盒塞到騎士的手裡,而騎士也回以他一個微笑。
「慶生會的確是結束了,不過大家都知道祭司你一定又會遲到所以不要太在意啦。」騎士拍拍祭司的肩說道,「不過我那時還滿期待你會出奇不意的出現呢,果然還是不會成真啊。」
「我……」祭司顯得有些難為情,「本來是要在十二點起床的,不過我老是聽不見鬧鐘的聲音……」
「慶生會結束了這樣也好,有些話我還是希望能夠單獨跟你說。」騎士本來想接話繼續安慰他,祭司卻又接著開口。
「請說?」
「就是我、我……那個啊……我很喜歡……很喜歡……喜歡那個誰來著……呃……喜歡……」
「啊!!」祭司的『你』還沒說出口,突然就颳起一陣風,把祭司附在禮物上的卡片給吹走,害得騎士驚呼出聲,趕緊去追回差點飛走的卡片。
「對、對不起,你剛剛說什麼?」
「不不不,沒什麼啦哈哈哈哈,既然我禮物都送完了那我要先走一步囉剛剛的事不要放在心……」
原本想轉身離開的祭司察覺到騎士的臉上多了一層緋紅。

「請你、再說一次吧?」騎士露出微笑、那種害臊、夾雜著些許期待的微笑。


祭司也笑了,他傾身向前,湊近了騎士的臉龐。
這次,他沒有說話,也不必說話了。


FIN.

祝騎士大大生日快樂啊!!趕稿途中空出一點時間寫了篇短短的賀文,請笑納( ´◡` )
題目是出自甜蜜蜜三十題,本來想順便整理一下之前寫的,想了想還是......暑假再說吧(懶)

祭司什麼時候多出賴床屬性的我怎麼不知道034f24c6eb1031d36b1193b74ef6cebd_w47_h48.gif(這人

快考試溜努力更新一下防長草←
那就不廢話了,最後再祝一次生日快樂!

comment 0 trackback 0
03.15
Fri
★很意外的情人節賀文
★CP:祭騎
★勇者一如往常是個混蛋


真是見鬼了這是他這輩子第一次體會到失眠為何物。

兩眼發直得側躺在床上盯著放在床頭旁的那束玫瑰,夾帶著興奮及緊張的情緒讓他整夜無法入睡,雖然說沒什麼成功的把握但在這個特別的節日還是值得一試。

他─也就是那個受到眾多女性歡迎的祭司─決定在白色情人節對騎士表達自己的心意。
當然嘛他也知道騎士心繫何人,但看在情人節時騎士雙頰發燙得、支支吾吾得向自己遞上手工巧克力時他就篤定了對方說不定還是對自己有幾分好感的。

而約定俗成,在白色情人節時男方須向情人節時送過自己禮物的女方回禮,即使騎士並不是女生或那根本只是人情巧克力,祭司還是決心一試。

所以這意外沉重的緊張感才造就了他的失眠。
他不是沒想過萬一失敗之後會不會被騎士討厭還是從此之後兩人之間會有隔閡之類的,但他就是莫名的有信心……不知道是不是平時太過受歡迎導致自我感覺太過良好。

「鈴鈴鈴──!!」早上九點一到,預先設定好怕自己又賴床賴到傍晚的鬧鐘準時響起,他起身按掉發出惱人噪音的鬧鐘,奔向浴室打算好好整理一下儀容。

至於為什麼老早就醒來卻還是寧願躺在床上與那束玫瑰乾瞪眼而不選擇早點梳洗打扮一番的原因,大概是因為他不想打破每天不在九點以前起床的習慣吧。

拿著髮膠對著頭髮隨意亂噴了幾下,把老是皺在一起的衣服用熨斗細心燙過一遍又一遍,等到全身上下都處理得服服貼貼完美無缺時─就是該行動的時刻了。

手持一束玫瑰又穿西裝打領帶的,連他自己都覺得像是要求婚一樣。
其實如果騎士接受了……順便求婚也不錯啦。

在前往騎士家的途中胡思亂想的祭司還得躲避那些熱烈追求者的埋伏,免得被那群女人團團圍住不只浪費時間,自己好不容易打理好的門面也會被搞壞。

雖然還是有被一些死纏爛打的女孩拖延了一些時間,但這不影響他的計畫。
他如預期中的在一定時間內到達騎士家,如預期中的看到騎士正與勇者在門口不知道在說些什麼,如預期中的只能先躲在一旁的小巷偷聽。

偷聽是很沒品沒錯,但他本來就不是很在意那些倫理道德的人。

騎士的音量很小,他卻隱約感覺得出來……這傢伙大概又被勇者的遲鈍傷透心了吧?
暫時忍住想衝上前去給勇者一拳的衝動,他默默的在一旁等待,等到勇者再次露出招牌的傻笑揮手離開,等到騎士再度露出夾帶著落寞與失望的微笑目送勇者的背影消失。


「我猜那混蛋一定忘記今天是白色情人節該給回禮這件事了吧?」從暗巷中默默走出的祭司語調有些慵懶。
「真希望勇者大人哪天可以開竅……咦!?」赫然發現到祭司的存在,騎士的表情十分驚訝。
「我跟那傢伙可是不一樣,老早就準備好了回……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露出自信的笑容,原本要按照計畫拿出藏在背後的那束玫瑰時,他卻大驚失色。

不見了!?那束玫瑰不見了!?
幹!肯定是在擺脫那群女人的時候不小心弄丟了!天啊!居然功虧一簣!

額上冒出青筋,他馬上在心中詛咒那些女人不得好死一輩子嫁不出去,明明萬無一失的計畫又宣告破局。
真是他媽的不爽。

「怎麼了嗎?」騎士無法理解祭司急轉直下的反應,疑惑得發問。
「我……」他瞬間感到有些尷尬,「我本來準備的回禮在路上不小心弄丟了,所、所以我……呃……」

他一時語塞,有點慌亂的東張西望。

「沒關係啦,只要有心意,就算是手邊現成的東西我也會很高興的。」似乎是對祭司的反應感到有趣,騎士忍不住笑了。
「手邊的東西嗎……」皺起眉,祭司開始思考著手邊有沒有什麼可以做為禮物送出的東西。

「啊,有了。」


騎士沒有發現兩人突然之間縮短的距離,直至感受到唇上的濕潤,以及自己莫名其妙發燙的雙頰。


「這是回禮。」他又再度揚起自信的笑容,「情人節快樂。」

FIN.
大家情人節快樂~~~~~~~~~今年的我依舊單身~~~~~~
但是我 即將要 嫁給火魚(幹醒醒)

這個梗之前就用過了,不過因為我沒發過所以我不介意再用一次(喂)
偷偷插了火魚的口頭禪.......火魚真是太可愛了太揪心了(這是後記不是廚文)

啊,火魚就是殺手系列最新那本的主角


其實我最想嫁給G(人家只愛正妹不愛你)

題外,今天UL的小護士上架,一回家就想說來碰碰運氣看會不會抽到
Image 1
結果我第一抽金抽就中了wwwwwwwwwwwwwwwwwww
comment 0 trackback 0
03.07
Thu
★前面的CP好像有點雷
★當然這只是一場鬧劇
★我是不會讓事實成真的!!(爆)


第一次見到騎士,是在勇者莫名其妙闖入他的城堡說要擄人、呃不,救人的時候。

留著一頭少見的白色長髮並束成馬尾,頭上還有根不安分又亂翹的呆毛。
永遠跟在勇者身邊一副畏畏縮縮的樣子,說起教來卻又理直氣壯咄咄逼人,顯得有些怯弱的目光老是聚焦在勇者身上,他很明顯的看出裡頭夾雜的成分。

有崇拜、無奈……也有愛慕。

但是,每當自己與他的視線交集時,卻只有不安和戒備。

真無趣。

他知道自己是惡名昭彰的魔王,雖然從來沒幹過什麼泯滅人性或是試圖摧毀世界之類的事,從身上自然散發出的冷峻和邪氣還是讓人不免有些恐懼。

就算不用真的動手,一個皺眉或瞪眼就能構成威嚇的效果,這是他與生俱來的氣質。
至於被勇者激出口無遮攔、發言又粗俗不雅的個性就不詳細說明了。

不過,他發現對他的氣勢凌人免疫的不只是勇者,還有騎士。
即使眼神中依舊有幾分的畏懼,反抗意味卻意外的濃厚。
說真的,除了勇者以外很少人能正眼跟他對視內心卻不動搖,一般人早就被他陰沉的表情給嚇著了。


當然勇者是個特例,說是神經病也不為過。
但騎士卻勾起了他不小的興趣。


從第一次見面以後,每次勇者拉著騎士來到他的城堡搗亂的時候,在阻止勇者的胡來之餘,他總會藉機觀察騎士,試著與對方四目相對、試著與對方搭話、偶爾也試著嚇嚇他。

令他不解的是,隨著時間的流逝,騎士在與他目光相接的時候眼神裡的那份恐懼不安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卻是如同對待朋友一般的友善。

難道他都不會害怕自己銳利的目光?

「別老是皺著眉啊,要像勇者大人一樣永遠都露出笑容一樣才好看,不然就可惜你那長得還不錯的臉蛋了。」

記得有一次勇者在城堡裡鬧得天翻地覆讓他火冒三丈,憤怒到連表情都快扭曲的時候,騎士突然拍拍自己的肩膀這麼說著。
真不知是少一根經還是抱持著『勇者永遠是對的』這等信念才在這種時間點發表以上言論。

或許,騎士並不是他想像中的那麼無趣。
而觀察騎士逐漸也變成他的興趣之一,雖然他本身並不知曉為何想這麼做的原因。


最近勇者那三番兩次來擾亂他耳根清靜的傢伙突然失蹤了好一陣子,當然他覺得這是再好不過的事,但這也代表著騎士這陣子也不會來造訪他家。

突如其來的失落感佔據了他平時冷靜又理性的心。
生活好像變得無趣、變得索然無味。

想見騎士的意念卻越來越強烈。
他有點明白了。



「咦……魔王?那個……勇者大人他不在呢……好一陣子沒回來了。」站在勇者家門口的騎士語氣充滿著憂愁。
「我不是來找他的……我來找你。」
「欸?」騎士滿臉不解。

他沉默不語,只是像平常一樣與他四目相對……不同的是,這次的距離拉近許多。

「……為什麼是找我?」
「只是想見你。」

莫名的引力讓他不自覺得想繼續靠近、再靠近、直到能看清對方深邃眼眸中的自己。
從十公分縮短到五公分,從五公分縮短到三公分,然後……





「魔王大大……你要幹嘛!?」熟悉的語調傳進耳裡,原本已將雙眼閉上的他猛然睜開。
眼前的人不是騎士,而是那個如噩夢一般的勇者。


「幹!!怎麼是你!!」過度的驚嚇讓他感到暈眩又無力,到底勇者要纏著他到什麼時候!

再次睜開眼,眼前的景象卻不復存在,在一片黑暗之中他隱約能辨認出地點是自己的房間。

原來是夢。
他瞬間感到一陣惡寒。

「幸好是夢而已……」
正當他想繼續睡時,耳邊卻又傳來了熟悉的語調。

「魔王大大……不要突然翻身……」
「幹!!?怎麼又是你!!」
看來他今晚依舊無法入眠。


FIN.
大概是我最近言情小說看太多,突然覺得......這種配對也很不錯啊,標準的一見鍾情(亂講)
但是寫一寫也覺得有點雷,以後大概不會再出現了(欸)

其實我是不太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但是上課實在太無聊只好當作消遣順便調劑身心還可以取材(上課專心好ㄇ)
所以忍不住想寫看看,雖然我知道很彆扭啦(還寫)

但是因為魔王大大注定是ㄍ受......所以我才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ㄋ!(幹)

有時間想寫寫性轉,但是考試又要到了手邊也有稿子要寫.......痛扣喔
comment 0 trackback 0
02.28
Thu
★許久未動筆的勇者團
★CP:勇騎
★其實我好像沒寫過真正的勇騎ㄋ(還敢講)


據說,勇者最近十分忙碌。

老是常常不在家甚至連電話都不接,有時還會失聯好幾個禮拜,讓每天固定都會去拜訪勇者的騎士感到很是困擾。
尤其這次好像出了一趟遠門,已經一個月沒回來了。
雖然對勇者為所欲為的個性早就習以為常,但是這種不定期的失蹤卻讓人不免有些擔心。

不知道勇者大人會不會不小心受傷了呢?連行蹤都不事先告知一聲,萬一真的出事了該怎麼辦……等等,怎麼可以詛咒勇者大人!
騎士反覆的想著,縈繞在心頭揮之不去的憂慮使他好幾天都悶悶不樂。

說實在的,他並不喜歡勇者不按牌理出牌的壞習慣,因為他無法掌控情況,無法確保對方的安危,也就代表沒有盡到自己身為騎士的責任。
可是,他卻也喜歡勇者老愛亂來的這點。


隨著時間的流逝,勇者失聯的天數越來越長,就像是人間蒸發一般,杳無音訊。

「勇者大人……該不會真的出事……唔啊才不會呢!」當自己又再次感到不安,騎士便會很努力的反駁自己。


身為能讓勇者大人信賴的人,理當也要信任對方不是嗎?
抱持著這樣的信念,騎士從每天去勇者家門口按門鈴變成直接用備份鑰匙入住勇者家,為的就是能在勇者回來的第一時間與之見面。

過了三天。

令人期盼已久的門鈴聲響起。
「勇、勇者大人……!!!」原本還沉浸在夢鄉中的騎士馬上從床上跳起來,衝下樓去開門。

「不好意思……我是來收勇者積欠已久的債款的……請問你是……?」
「滾!」
興致高昂的打開門,映入眼簾的卻不是自己望穿秋水的那人。
騎士憤恨不平的猛力把門關上。

過了一個禮拜。

令人期盼已久的門鈴聲再度響起。
「難道真的是……勇者大人!!」這次是在偷翻勇者小時候的相簿的騎士又用跑百米的速度衝下樓去迎接勇者的歸來。

「啊,怎麼是你,勇者呢?」一打開門,出現的卻是正打著哈欠的藍髮男子,而且從他的話中能夠得知這人完全沒有意識到勇者失蹤一個月以上這件事。
「居然是祭司……」騎士的心情又盪入谷底,失魂落魄的關上門。

「喂!你還沒回答我啊!別關門!」

接下來的一個月內,每一次的門鈴聲都讓騎士雀躍不已的奔下樓去,又失望透頂的走回樓上。

他快放棄了。
說不定勇者早就忘記他,忘記祭司,忘記自己還有家可回。

雖然兩個月其實不長,但是這種難熬的等待對騎士來說卻讓時間像過了兩年一般。


門鈴聲又再一次響起。

「一定又是來要債的……不然就是哪個渾蛋……」騎士整個人躺在沙發上,完全沒有想開門的意願。

門鈴響了一陣子之後便寂靜無聲,騎士心想大概又打道回府了吧。
但此時卻又傳來開鎖的聲音,伴隨著某人正發著牢騷的嘀嘀咕咕。

不會錯的。

「真是的,我家怎麼可能會有人啊我竟然還按門鈴……咦?」一踏進家門,眼前的景象讓他嚇了一跳。
「勇、勇者大人……終於回來了……嗚啊……」喜極而泣的騎士一邊擦拭著不停落下的眼淚,一邊撲向不知所措的勇者。

「你怎麼會在這裡啊!?等等不要在我的衣服上流鼻涕啦哇啊啊啊好噁心──!」望著在自己懷中哭得一蹋糊塗的騎士,勇者完全束手無策。
「我好擔心勇者大人啊啊啊你到底去哪裡了嗚嗚嗚嗚嗚……」似乎是這兩個月以來的空虛寂寞讓騎士現在只想好好的發洩一下自己的情緒,便緊抓著勇者不放。
「我?我要參加羽球雙打比賽所以跟前輩出去特訓兩個月啊?怎麼了嗎?」覺得自己失蹤的理由非常合理的勇者無法理解為何騎士會如此激動。
「就、就算是這樣還是要跟我說一聲啊!不然會讓人很擔心的!尤其……尤其是我……我一直很害怕勇者大人會出事……」騎士不滿的抬起頭來教訓了勇者一番,不過最後又氣勢不足的低下頭不敢再繼續說下去。


這一番話讓勇者那遲鈍到不行的腦袋開竅了。


「對不起,我什麼都沒說就出門……讓你擔心了。」露出愧疚的表情,勇者順勢摟住還待在自己懷中的騎士。
「勇者大人……」騎士的雙頰瞬間染上一層緋紅,不可置信地看著勇者。


「我保證不會再讓你等這麼久的。」


勇者自然而然流露出的笑容讓騎士躁動的心情安定許多,緊皺的雙眉也逐漸舒展開來。



「所以……」
「所以?」


「所以下次我出去特訓就帶你一起去吧!你肯定還沒見識過前輩打球的威力吧!」
勇者的嘴角又上揚許多,但騎士卻一臉驚恐。

「不、不用了啊!!!被你們的流彈打中我會死的!!會死啊!!」

看來騎士的內心又要開始掙扎了呢。


FIN.

夭壽騎士好崩c49aea78f270cac037f47432be34905f_w48_h48.gif
對不起剛開學好忙好想寫放閃不用錢的文,人家說道歉時要露出胸部那我只好露出我的小羽球拍以示歉意.....(收起你的髒東西)


然後就是...........我真的要參加羽球雙打欸!!幹!!
好恐怖啊啊啊啊前輩快來救救我!HELP MEEEEEEEEEEEEE───

這輩子從來沒參加過體育競賽,這回竟然要打羽球雙打,簡直要我的命。



順帶一提今天順利娶到奶雞啦\(^o^)/
娶到奶雞


comment 0 trackback 0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