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6
Sat
★跟綠水大大約好的Gx火魚
★與其說是Gx火魚不如說是G←火魚
★其實是標題詐欺



我躺在床上,但我沒有睡,而是兩眼發直得盯著天花板。
見鬼了誰說躺在床上一定要睡,我精神可好得不得了,頂呱呱。
我只是在思考我是否漏了什麼。


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油然而生,肯定是因為這場惡夢沒多久之後就會結束了,那堆像是垃圾一般的記憶會一掃而空,然後重新開始我全新的生命。
在那之前我必須將與『這一世的我』有所關聯的東西全部清空,所以我幹掉了我的四……三個經紀人,其中一個我連個屁都沒放就先掛了、那一群泰緬邊境的白痴黑幫、酒館、賭場、妓院……所有曾經與我有一面之緣的傢伙。
至於鬼子我想她是真的三生有幸沒能好好領教我所謂的勤勞,又或許她老早死在我哪次的『清掃』行動底下也說不定。
而那卷只有錄了四首的Demo帶,即使我真的不在乎也覺得很煩躁恨不得在上面補個幾槍,但轉個念頭想想,我的下一世在聽到這卷充滿我搖滾靈魂的Demo帶後絕對會馬上理解搖滾就是他的天命吧!於是我決定隨身攜帶它。
要是下一世的我聽到這卷Demo帶還決定要提著兩把槍上街掃射的話,那絕對是那個心理醫生的劣作吧哈哈。
至於那把吉他就算了,反正到頭來我也從來沒背著它唱過任何一首搖滾歌曲,那種東西等到下一世的我成為真正的搖滾歌手之後經紀公司自然會安排個吉他手跟我組團的是吧。
想到這裡我真的覺得很輕鬆。
我對這一世根本一點留戀都沒有,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我在乎的東西,所以我才能毫無後顧之憂得開啟我的新人生。
你說那些妓女?見鬼了我到現在都還是很感謝幫我解決掉她們的白痴黑幫,我大大方方送那些黑幫的子彈當然就是回禮。
你說跳跳?她只不過是個一廂情願以為我會蠢到去在乎一個只不過是嘟嘴很性感的妓女。
你說我還不是傷心欲絕每天都在流淚?省省吧那不是我淚腺失調不然就是心理醫師為了證明他無聊的理論所用的下賤手法。

在我覺得我真的毫無牽掛的這一刻,卻有一個黑色的身影出現在我的腦海。
那個被殺手界喻為第一的雙槍手。
那個穿著俗不可耐的黑衣人。
G 。

照理說他也是能夠證明『這一世的我』曾經存在的傢伙,我早該在清掃行動的時候把他列為目標之一,但我卻沒想過要幹掉他。
並不是因為他是受人畏懼的第一殺手,老實說我覺得劉錚哥說得口沫橫飛的那堆生平傳奇根本都是屁話,說不定G只是一個膽小怕事又少一根經的殺手才讓他陰錯陽差成了第一。
而殺掉將軍那一次可能也只是運氣太好,總之我對這傢伙的印象從來都不會是什麼狠角色。
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就是對他動不了殺念,就算他真的夠強夠厲害,我火魚也不是什麼徒有虛名的傳奇人物嘛。
雖然我對成為最強的殺手一點興趣都沒有,但在這一世的我消失前再締造一個傳奇也不是什麼太麻煩的事啦哈哈哈。

可是我真的,一點都不想殺他。
真是見鬼了就算我真的死在他槍下也沒差,反正只是另一種結束我這一世記憶的方式。
還沒有人可以停止我想扣扳機的慾望,他還是第一個。

我認真的思考起原因。
難道是那唯一一次的見面我潛意識就感受到他散發出懾人的氣息讓我不敢對他下手?笑死人了假如事實真是如此,我在聽到劉錚哥興高采烈得描述G的故事時就該敬佩得五體投地。
難道他也像心理醫生一樣會對人催眠?見鬼了那肯定有很多人的耳朵都被他五音不全的歌聲強暴過。
扣除掉一堆我自己也覺得超瞎的推論,我猜大概是──G的歌聲透露出了他埋藏在內心中的搖滾靈魂。
就算他唱的都是一些噁爛透頂的抒情歌,但我想他那不在意別人眼光唱得十分起勁的態度也算是一種搖滾精神吧,雖然跟我的不太一樣。
或許擁有搖滾精神的人都會被對方吸引,進而產生出一種惺惺相惜的感覺,再說我跟他都是拿雙槍的殺手,所以才會讓我沒辦法起殺意。

不過這不就間接證明了我在乎他?
正因為這世上沒有真正重要的東西我才能什麼都不在乎的炸光我一切的記憶,可我的心中卻在此刻冒出了一種不該有的情緒。
真是見鬼了見鬼了真的見鬼了。
我還真是自打嘴巴的天才啊哈哈。



「給聽到這卷Demo帶的傢伙,一定要去找G。」


是的你沒看錯,我用Demo帶在自己的四首清唱後頭錄下了這麼一句話。

或許我缺的從來都不是一個能夠襯托我用最搖滾的靈魂嘶吼的吉他手。
我缺的只是一個能夠用相同的搖滾靈魂回應我的,另一個主唱。


FIN.

因為跟朋友約好了以藍調x九十九作為交換於是寫了這篇.....G&火魚
如上面所說本文G根本沒出場只有火魚一個人的碎碎念,但說真的我覺得證明火魚在意G比他們有什麼互動還要重要....而且G其實不知道他遇到的是火魚,好虐(幹)
老實說有點對不起火魚,畢竟G也算是間接害死妓女們的兇手.....再說G只愛正妹,很可惜的火魚不是正妹還是個大男人,所以就算火魚很在意G,G也不會對火魚有感覺,最後結局依舊虐(火魚:幹)

順便收一點《迴光返照的命運》讀後感,有捏注意
當初跟朋友借來看完後就馬上去小七買了一本回家收藏,這本是我第一次看到有落淚衝動的小說,火魚真的好慘嗚嗚嗚嗚嗚嗚嗚嗚T_T(哭夠沒)

寫這篇的時候沒有考慮直接用了第一人稱,我想大概只有用火魚的嘮叨自述才能真正表達出他內心所想的東西,火魚真的是個很溫柔的人,但一次又一次遭到命運的玩弄才會用"不在乎"來掩飾心中的悲傷,所以才會不由自主地哭泣,明明就很愛跳跳卻不願正視搞的最後又失去心愛的女人,只能說火魚是個笨蛋,卻是最讓人心疼的笨蛋......火魚大概只能一輩子活在這樣的輪迴直至死亡吧
不過我倒是很意外藍調爵士跟火魚有那麼一段交情XDDDDDDDDD

為了給火魚幸福的未來(幹)所以就寫了這篇,想完架構才驚覺根本只是火魚單方面的>>>>G(三小)
而且我也想不出火魚跟G能有什麼實際上的互動啊(爆)能讓火魚發現自己在乎一個人就很不得了了

廢話有點多,最後補上一點:我真心認為火魚很適合當ㄍ吐槽役..........(幹)
comment 0 trackback 0
03.15
Fri
★很意外的情人節賀文
★CP:祭騎
★勇者一如往常是個混蛋


真是見鬼了這是他這輩子第一次體會到失眠為何物。

兩眼發直得側躺在床上盯著放在床頭旁的那束玫瑰,夾帶著興奮及緊張的情緒讓他整夜無法入睡,雖然說沒什麼成功的把握但在這個特別的節日還是值得一試。

他─也就是那個受到眾多女性歡迎的祭司─決定在白色情人節對騎士表達自己的心意。
當然嘛他也知道騎士心繫何人,但看在情人節時騎士雙頰發燙得、支支吾吾得向自己遞上手工巧克力時他就篤定了對方說不定還是對自己有幾分好感的。

而約定俗成,在白色情人節時男方須向情人節時送過自己禮物的女方回禮,即使騎士並不是女生或那根本只是人情巧克力,祭司還是決心一試。

所以這意外沉重的緊張感才造就了他的失眠。
他不是沒想過萬一失敗之後會不會被騎士討厭還是從此之後兩人之間會有隔閡之類的,但他就是莫名的有信心……不知道是不是平時太過受歡迎導致自我感覺太過良好。

「鈴鈴鈴──!!」早上九點一到,預先設定好怕自己又賴床賴到傍晚的鬧鐘準時響起,他起身按掉發出惱人噪音的鬧鐘,奔向浴室打算好好整理一下儀容。

至於為什麼老早就醒來卻還是寧願躺在床上與那束玫瑰乾瞪眼而不選擇早點梳洗打扮一番的原因,大概是因為他不想打破每天不在九點以前起床的習慣吧。

拿著髮膠對著頭髮隨意亂噴了幾下,把老是皺在一起的衣服用熨斗細心燙過一遍又一遍,等到全身上下都處理得服服貼貼完美無缺時─就是該行動的時刻了。

手持一束玫瑰又穿西裝打領帶的,連他自己都覺得像是要求婚一樣。
其實如果騎士接受了……順便求婚也不錯啦。

在前往騎士家的途中胡思亂想的祭司還得躲避那些熱烈追求者的埋伏,免得被那群女人團團圍住不只浪費時間,自己好不容易打理好的門面也會被搞壞。

雖然還是有被一些死纏爛打的女孩拖延了一些時間,但這不影響他的計畫。
他如預期中的在一定時間內到達騎士家,如預期中的看到騎士正與勇者在門口不知道在說些什麼,如預期中的只能先躲在一旁的小巷偷聽。

偷聽是很沒品沒錯,但他本來就不是很在意那些倫理道德的人。

騎士的音量很小,他卻隱約感覺得出來……這傢伙大概又被勇者的遲鈍傷透心了吧?
暫時忍住想衝上前去給勇者一拳的衝動,他默默的在一旁等待,等到勇者再次露出招牌的傻笑揮手離開,等到騎士再度露出夾帶著落寞與失望的微笑目送勇者的背影消失。


「我猜那混蛋一定忘記今天是白色情人節該給回禮這件事了吧?」從暗巷中默默走出的祭司語調有些慵懶。
「真希望勇者大人哪天可以開竅……咦!?」赫然發現到祭司的存在,騎士的表情十分驚訝。
「我跟那傢伙可是不一樣,老早就準備好了回……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露出自信的笑容,原本要按照計畫拿出藏在背後的那束玫瑰時,他卻大驚失色。

不見了!?那束玫瑰不見了!?
幹!肯定是在擺脫那群女人的時候不小心弄丟了!天啊!居然功虧一簣!

額上冒出青筋,他馬上在心中詛咒那些女人不得好死一輩子嫁不出去,明明萬無一失的計畫又宣告破局。
真是他媽的不爽。

「怎麼了嗎?」騎士無法理解祭司急轉直下的反應,疑惑得發問。
「我……」他瞬間感到有些尷尬,「我本來準備的回禮在路上不小心弄丟了,所、所以我……呃……」

他一時語塞,有點慌亂的東張西望。

「沒關係啦,只要有心意,就算是手邊現成的東西我也會很高興的。」似乎是對祭司的反應感到有趣,騎士忍不住笑了。
「手邊的東西嗎……」皺起眉,祭司開始思考著手邊有沒有什麼可以做為禮物送出的東西。

「啊,有了。」


騎士沒有發現兩人突然之間縮短的距離,直至感受到唇上的濕潤,以及自己莫名其妙發燙的雙頰。


「這是回禮。」他又再度揚起自信的笑容,「情人節快樂。」

FIN.
大家情人節快樂~~~~~~~~~今年的我依舊單身~~~~~~
但是我 即將要 嫁給火魚(幹醒醒)

這個梗之前就用過了,不過因為我沒發過所以我不介意再用一次(喂)
偷偷插了火魚的口頭禪.......火魚真是太可愛了太揪心了(這是後記不是廚文)

啊,火魚就是殺手系列最新那本的主角


其實我最想嫁給G(人家只愛正妹不愛你)

題外,今天UL的小護士上架,一回家就想說來碰碰運氣看會不會抽到
Image 1
結果我第一抽金抽就中了wwwwwwwwwwwwwwwwwww
comment 0 trackback 0
03.07
Thu
★前面的CP好像有點雷
★當然這只是一場鬧劇
★我是不會讓事實成真的!!(爆)


第一次見到騎士,是在勇者莫名其妙闖入他的城堡說要擄人、呃不,救人的時候。

留著一頭少見的白色長髮並束成馬尾,頭上還有根不安分又亂翹的呆毛。
永遠跟在勇者身邊一副畏畏縮縮的樣子,說起教來卻又理直氣壯咄咄逼人,顯得有些怯弱的目光老是聚焦在勇者身上,他很明顯的看出裡頭夾雜的成分。

有崇拜、無奈……也有愛慕。

但是,每當自己與他的視線交集時,卻只有不安和戒備。

真無趣。

他知道自己是惡名昭彰的魔王,雖然從來沒幹過什麼泯滅人性或是試圖摧毀世界之類的事,從身上自然散發出的冷峻和邪氣還是讓人不免有些恐懼。

就算不用真的動手,一個皺眉或瞪眼就能構成威嚇的效果,這是他與生俱來的氣質。
至於被勇者激出口無遮攔、發言又粗俗不雅的個性就不詳細說明了。

不過,他發現對他的氣勢凌人免疫的不只是勇者,還有騎士。
即使眼神中依舊有幾分的畏懼,反抗意味卻意外的濃厚。
說真的,除了勇者以外很少人能正眼跟他對視內心卻不動搖,一般人早就被他陰沉的表情給嚇著了。


當然勇者是個特例,說是神經病也不為過。
但騎士卻勾起了他不小的興趣。


從第一次見面以後,每次勇者拉著騎士來到他的城堡搗亂的時候,在阻止勇者的胡來之餘,他總會藉機觀察騎士,試著與對方四目相對、試著與對方搭話、偶爾也試著嚇嚇他。

令他不解的是,隨著時間的流逝,騎士在與他目光相接的時候眼神裡的那份恐懼不安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卻是如同對待朋友一般的友善。

難道他都不會害怕自己銳利的目光?

「別老是皺著眉啊,要像勇者大人一樣永遠都露出笑容一樣才好看,不然就可惜你那長得還不錯的臉蛋了。」

記得有一次勇者在城堡裡鬧得天翻地覆讓他火冒三丈,憤怒到連表情都快扭曲的時候,騎士突然拍拍自己的肩膀這麼說著。
真不知是少一根經還是抱持著『勇者永遠是對的』這等信念才在這種時間點發表以上言論。

或許,騎士並不是他想像中的那麼無趣。
而觀察騎士逐漸也變成他的興趣之一,雖然他本身並不知曉為何想這麼做的原因。


最近勇者那三番兩次來擾亂他耳根清靜的傢伙突然失蹤了好一陣子,當然他覺得這是再好不過的事,但這也代表著騎士這陣子也不會來造訪他家。

突如其來的失落感佔據了他平時冷靜又理性的心。
生活好像變得無趣、變得索然無味。

想見騎士的意念卻越來越強烈。
他有點明白了。



「咦……魔王?那個……勇者大人他不在呢……好一陣子沒回來了。」站在勇者家門口的騎士語氣充滿著憂愁。
「我不是來找他的……我來找你。」
「欸?」騎士滿臉不解。

他沉默不語,只是像平常一樣與他四目相對……不同的是,這次的距離拉近許多。

「……為什麼是找我?」
「只是想見你。」

莫名的引力讓他不自覺得想繼續靠近、再靠近、直到能看清對方深邃眼眸中的自己。
從十公分縮短到五公分,從五公分縮短到三公分,然後……





「魔王大大……你要幹嘛!?」熟悉的語調傳進耳裡,原本已將雙眼閉上的他猛然睜開。
眼前的人不是騎士,而是那個如噩夢一般的勇者。


「幹!!怎麼是你!!」過度的驚嚇讓他感到暈眩又無力,到底勇者要纏著他到什麼時候!

再次睜開眼,眼前的景象卻不復存在,在一片黑暗之中他隱約能辨認出地點是自己的房間。

原來是夢。
他瞬間感到一陣惡寒。

「幸好是夢而已……」
正當他想繼續睡時,耳邊卻又傳來了熟悉的語調。

「魔王大大……不要突然翻身……」
「幹!!?怎麼又是你!!」
看來他今晚依舊無法入眠。


FIN.
大概是我最近言情小說看太多,突然覺得......這種配對也很不錯啊,標準的一見鍾情(亂講)
但是寫一寫也覺得有點雷,以後大概不會再出現了(欸)

其實我是不太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但是上課實在太無聊只好當作消遣順便調劑身心還可以取材(上課專心好ㄇ)
所以忍不住想寫看看,雖然我知道很彆扭啦(還寫)

但是因為魔王大大注定是ㄍ受......所以我才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ㄋ!(幹)

有時間想寫寫性轉,但是考試又要到了手邊也有稿子要寫.......痛扣喔
comment 0 trackback 0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