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7
Thu
★前面的CP好像有點雷
★當然這只是一場鬧劇
★我是不會讓事實成真的!!(爆)


第一次見到騎士,是在勇者莫名其妙闖入他的城堡說要擄人、呃不,救人的時候。

留著一頭少見的白色長髮並束成馬尾,頭上還有根不安分又亂翹的呆毛。
永遠跟在勇者身邊一副畏畏縮縮的樣子,說起教來卻又理直氣壯咄咄逼人,顯得有些怯弱的目光老是聚焦在勇者身上,他很明顯的看出裡頭夾雜的成分。

有崇拜、無奈……也有愛慕。

但是,每當自己與他的視線交集時,卻只有不安和戒備。

真無趣。

他知道自己是惡名昭彰的魔王,雖然從來沒幹過什麼泯滅人性或是試圖摧毀世界之類的事,從身上自然散發出的冷峻和邪氣還是讓人不免有些恐懼。

就算不用真的動手,一個皺眉或瞪眼就能構成威嚇的效果,這是他與生俱來的氣質。
至於被勇者激出口無遮攔、發言又粗俗不雅的個性就不詳細說明了。

不過,他發現對他的氣勢凌人免疫的不只是勇者,還有騎士。
即使眼神中依舊有幾分的畏懼,反抗意味卻意外的濃厚。
說真的,除了勇者以外很少人能正眼跟他對視內心卻不動搖,一般人早就被他陰沉的表情給嚇著了。


當然勇者是個特例,說是神經病也不為過。
但騎士卻勾起了他不小的興趣。


從第一次見面以後,每次勇者拉著騎士來到他的城堡搗亂的時候,在阻止勇者的胡來之餘,他總會藉機觀察騎士,試著與對方四目相對、試著與對方搭話、偶爾也試著嚇嚇他。

令他不解的是,隨著時間的流逝,騎士在與他目光相接的時候眼神裡的那份恐懼不安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卻是如同對待朋友一般的友善。

難道他都不會害怕自己銳利的目光?

「別老是皺著眉啊,要像勇者大人一樣永遠都露出笑容一樣才好看,不然就可惜你那長得還不錯的臉蛋了。」

記得有一次勇者在城堡裡鬧得天翻地覆讓他火冒三丈,憤怒到連表情都快扭曲的時候,騎士突然拍拍自己的肩膀這麼說著。
真不知是少一根經還是抱持著『勇者永遠是對的』這等信念才在這種時間點發表以上言論。

或許,騎士並不是他想像中的那麼無趣。
而觀察騎士逐漸也變成他的興趣之一,雖然他本身並不知曉為何想這麼做的原因。


最近勇者那三番兩次來擾亂他耳根清靜的傢伙突然失蹤了好一陣子,當然他覺得這是再好不過的事,但這也代表著騎士這陣子也不會來造訪他家。

突如其來的失落感佔據了他平時冷靜又理性的心。
生活好像變得無趣、變得索然無味。

想見騎士的意念卻越來越強烈。
他有點明白了。



「咦……魔王?那個……勇者大人他不在呢……好一陣子沒回來了。」站在勇者家門口的騎士語氣充滿著憂愁。
「我不是來找他的……我來找你。」
「欸?」騎士滿臉不解。

他沉默不語,只是像平常一樣與他四目相對……不同的是,這次的距離拉近許多。

「……為什麼是找我?」
「只是想見你。」

莫名的引力讓他不自覺得想繼續靠近、再靠近、直到能看清對方深邃眼眸中的自己。
從十公分縮短到五公分,從五公分縮短到三公分,然後……





「魔王大大……你要幹嘛!?」熟悉的語調傳進耳裡,原本已將雙眼閉上的他猛然睜開。
眼前的人不是騎士,而是那個如噩夢一般的勇者。


「幹!!怎麼是你!!」過度的驚嚇讓他感到暈眩又無力,到底勇者要纏著他到什麼時候!

再次睜開眼,眼前的景象卻不復存在,在一片黑暗之中他隱約能辨認出地點是自己的房間。

原來是夢。
他瞬間感到一陣惡寒。

「幸好是夢而已……」
正當他想繼續睡時,耳邊卻又傳來了熟悉的語調。

「魔王大大……不要突然翻身……」
「幹!!?怎麼又是你!!」
看來他今晚依舊無法入眠。


FIN.
大概是我最近言情小說看太多,突然覺得......這種配對也很不錯啊,標準的一見鍾情(亂講)
但是寫一寫也覺得有點雷,以後大概不會再出現了(欸)

其實我是不太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但是上課實在太無聊只好當作消遣順便調劑身心還可以取材(上課專心好ㄇ)
所以忍不住想寫看看,雖然我知道很彆扭啦(還寫)

但是因為魔王大大注定是ㄍ受......所以我才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ㄋ!(幹)

有時間想寫寫性轉,但是考試又要到了手邊也有稿子要寫.......痛扣喔
comment 0 trackback 0
引用 URL
http://yumeowo.blog.fc2.com/tb.php/3-eb37f6e4
引用: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