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7
Sun
終於考完了我要來更新一下BLOG 養成每個月至少更新一次的好習慣 不然哪天我就又要放這裡長草了(ry
收一下綠水大大的點文&之前幫勇者本插花的稿子!還有我ㄉ碎碎念ㄏㄏ(這個就不需要了)

★首先來放綠水大大點的Gx火魚
★字數爆屁爆
★好崩

我很清楚地感覺到,沉甸甸的、充滿金屬質地的重量感正隔著一層皮膚和有跟沒有的襯衫抵住我的肝臟。
而握著這把槍的主人一邊從口袋中拿出面紙擤鼻涕,一邊隔著墨鏡盯著我看。

「好久不見。」他頓了一下,然後語調慵懶地說。
真是見鬼了。



在腦袋埋了記憶炸彈後我每天都待在破舊的小旅館裡,懶得殺人也懶得出門……除了清掉那些與『這一世的我』有所關聯那些廢物。
反正我這個人的個性就是這樣,正如跳跳那女人所說的─什麼都懶,連做愛都喜歡她在上面搖。

而不殺人時我只能在房間裡看點煽情狗血的連續劇然後一直哭哭哭哭哭哭到睡著,或者偶爾去試著殺掉那個自以為是的心理醫生,雖然見鬼了我一次都沒成功。
直到我真心認為殺氣騰騰的掏出兩支湯匙是個蠢到不行的舉動,我才暫時收手不幹。

今晚我一如往常地在簡陋到根本連瓦斯都壞了的廚房煮泡麵當晚餐,不得不讚嘆泡麵真是個偉大的發明,尤其是對於我這個懶人。
唯一不一樣的是,在我按下熱水瓶的出水按鈕時,一把槍正抵著我的腰際。
見鬼了就算我不接單一陣子了,但我的知覺也沒遲鈍到沒發現背後有個想對我圖謀不軌的人。
就算是在跟那白癡警察對幹而只剩一發子彈的那時,抑或是許久不見的小熹舉著槍對著我的那時,甚至是某次任務面對一群保鑣拿著槍胡亂掃射的那時,都比不上這一刻─距離死亡如此近的一刻。
我全身燥熱,身體僵直完全不聽使喚,內心充滿見鬼了的恐懼。
我緊張到有點呼吸困難了其實。

「不好意思打斷你的晚餐時刻。」
緊接在這句話之後,傳到耳裡的理應是清晰到不行的扣扳機聲。
但是見鬼了我並沒有感覺到肝臟被貫穿的痛楚,只有虛弱到簡直像放屁的『喀』一聲,真是非常戲劇化的一秒啊哈哈。
是的你沒聽錯,這傢伙的槍絕對是卡彈了。

我轉過頭去想看看這位卡彈的不專業殺手到底是誰,順便拿起我暗藏在背後的槍對著他,而他也剛好抬起頭來看著我,露出疑惑的神情。
真是見鬼了我想我一定是看錯了,但是在我閉上眼又再度睜開的時候,眼前的臉孔還是沒變。
這個不專業的殺手戴著一副俗氣的金邊墨鏡,穿著黑色西裝,除了抵在我腰際的那把槍以外另一手也握著一把型號相同的槍,簡單來說就是個雙槍手。
這不就是那個我曾有過一面之緣,又是號稱最強殺手的G嗎?傳說中的G也會卡彈?那個最強的殺手G也會卡彈?

我默默放下手中的槍,忍不住笑了出來。
「看來你也是同行,花時間嘲笑我卡彈還不如拿起你的雙槍解決我。」雖然嘴上這麼說,但G的臉上完全沒有不悅,只是把彈匣取出然後再放了新的進去。

我突然間也感到不解,見鬼了我剛剛怎麼沒有舉起我的雙槍就這樣轟了這個最強傳說的腦袋?大概是太久沒殺人了連反射神經都鬆懈了吧哈哈。

「我想這是種緣份吧。」他的語調十分慵懶,像是篤定我不會馬上開槍似的,又或許是他對我殺不死他有絕對的自信,想到這不免讓人覺得火大。

緣分個屁,不就只是我見鬼了的運氣好嗎?

「好久不見啊。」G笑道。

我愣住了。然後哈哈大笑。
見鬼了我還以為他的腦子裡只裝得下正妹,其他人長怎樣根本無所謂,沒想到他居然還認得出我這個只不過是在泰緬邊境的小酒吧曾經與他聊上幾句的傢伙,而且還是個男人。

「既然都是同行,那我就不問是誰想殺我了。」我好不容易止住笑,故作冷靜的回答,但有一點我還是想問:「不過我還挺好奇的,你怎麼會記得我?」

「不知道,大概是一直想請你來幫我伴奏吧?」G皺起眉頭,他自己大概也對這件事匪夷所思吧。
不等我做出反應,他又自顧自地繼續說:「反正我也不急著殺你,不如先完成你的願望吧。」

「很難的啊,你確定嗎?」
「這是我的做事風格,不然我就把吃完這碗泡麵當作你最後的願望。」
「我現在就能把它吃完好嗎?至於願望……我想當個搖滾歌手,這你辦不到吧。」我說完便馬上捧起煮好的泡麵稀哩呼嚕地吃了起來。

「萬一你唱歌很難聽那當然是滿難的啦哈哈哈,不如我再教你幾種轉音技巧如何?」G一臉興致勃勃的想再開金口唱個幾首歌給我,我當然是連忙搖頭拒絕。
見鬼了就他最沒資格說別人唱歌難聽,要跟他學轉音技巧我還不如先死在他槍下。
「不必這麼麻煩,只要幫我找個吉他手就行了,只要有了吉他手,當上搖滾歌手什麼的根本就不是問題。」我信心滿滿,畢竟搖滾就是我的天命,一個值得我拋棄殺人這個職業的天命,相信世界上沒人比我更適合走上搖滾這條路。

「這個簡單,不過我一開始還以為你會彈吉他呢。」G點點頭,然後又頓了一下,「當然這段期間你可以去找人來殺我……警察也可以,我不介意。」

「見鬼了沒人比殺手更了解警察是多麼沒用的存在。找到吉他手就來這裡找我吧,我不會逃。」
逃走簡直娘砲到了極點,我火魚才不幹。

「那就後會有期囉。」G轉過身打開房門,毫不猶豫地離開。
我也不覺得他又會突然反悔對我開槍,那有損他身為『最強殺手』的名譽,雖然也不會有人看到啦。

G就是夠強,才有時間婆婆媽媽。
我開始有點同意劉錚哥當初對我說的鬼話連篇了。


然後見鬼了我發現我櫃子上擺的色情雜誌不見了。



隔天,G就來了,穿著一模一樣的黑色西裝,戴著一模一樣的金邊墨鏡,唯一不同的是他身上背著一把吉他。

「喂,怎麼只有你和吉他,吉他手呢?」我正好躺在床上,欣賞最新開播的連續劇,當然又是一齣爛透的狗血劇。

「我啊。」他比了比自己,然後對我露出笑容。
「你?」我嚇了一跳,整個人從床上跳了起來。
「其實呢我覺得吉他手太難找了,太正的話我捨不得介紹給你,太醜的話我也不屑跟她說話,所以只好我親自出馬了。」他的理由還真是他媽的像這齣連續劇一樣爛透了。
「見鬼了我又沒說一定要找女人。」我沒好氣地回答他,像他這種對吉他一竅不通的傢伙只會讓我的夢想延宕罷了,真讓人火大。
「我不想浪費時間去找男人,目標除外。」G的表情透露出了他對男人多麼興趣缺缺,果然是個低俗的台客。
「但你不會彈吉他,要怎麼幫我達成願望?」連個唱歌都難聽到不行的傢伙,是要怎麼彈吉他?當然是彈個屁!
G聳聳肩,只回了我一個字。

「學。」

我的反應除了哈哈大笑以外沒有別的,而且一笑就停不下來。

「笑什麼,我可是找了譜和指法。彈吉他這種事就像打砲一樣,只要理解了當然駕輕就熟。」他抱起那把黑色吉他裝模作樣得胡亂刷了幾下,表現得像個專業吉他手,見鬼了當然一點也不像,反倒像個只會耍帥的國中生。

「對了,要怎樣才能算是當上搖滾歌手?這種事不早點釐清的話我就不知道何時才能殺了你。」
「去個酒吧應徵歌手上了就算,我個人不太介意初次登場的舞台大小。」我很乾脆的回答,一個搖滾歌手的人生本來就該從酒吧開始。
「要唱什麼?我覺得伍佰的『你是我的花朵』還滿適合的。」G倒是很踴躍的提出了他的意見。
「庸俗。」我非常不屑的翻了翻白眼。

雖然我在台灣待的時間不長,但也曾在廣播和電視聽過那歌手的作品,見鬼了連搖滾都稱不上,不只是庸俗,根本是俗不可耐。
我花了不少時間跟他說明什麼才是真正的搖滾,我無法忍受我的吉他手對搖滾的認知偏差成那副德性。

我感到口乾舌燥,只好起身走向熱水瓶裝了一點水來喝。

「你當初怎麼會出現在泰緬邊境那個地方?」G突然拋出的問題讓我的腦袋感到一陣混亂,不知該怎麼回應。
「做殺手的不是都應該要清楚目標的生平嗎?」
「我不喜歡去了解目標,我喜歡看著照片猜測有關目標的一切。我一開始猜你35歲左右,是個毫無才能卻又想當歌手的,一事無成的中年男子。」他笑著說。
「幹那是你吧哈哈。」我忍住了想上前扭斷他脖子的念頭,我想我大概也沒辦法成功。

我清了清喉嚨,開始講起我在泰緬邊境的事蹟,每天在不同女人身旁醒來的荒唐歲月,盤算著要殺掉五個幫派老大卻事與願違,害得那些妓女平白無故被機關槍掃射到支離破碎的不堪記憶。越講越起勁,我甚至連我每一世的糟糕人生都說給他聽。
我也強調了我並不在乎那些妓女,反而還很感謝他接下那次的任務,讓我能夠從此無事一身輕,繼續追求我的搖滾夢。

G沒什麼特別的回應,只是有一搭沒一搭的發出嗯嗯啊啊的聲音,除了在我提到那群跟妓女夜夜春宵的時光,他才煞有其事的發表他對做愛姿勢及技巧的看法。
我再一次認同他是個品味低俗的台客這個說法。

見鬼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要跟他說這麼多,照理說我一點都不希望這世界上有人能知道我是個多麼爛的傢伙,我猜我潛意識大概希望在死前也有個人能夠記得我曾存在過吧哈哈。
雖然我很想反駁自己,潛意識個屁!但我實在想不出來有什麼理由能夠解釋我的舉動。

「說了這麼多,換我問了吧?聽說你曾因為孔子誕辰要跟女友約砲才拒絕接單,是真的還假的?」說實在的我很不想相信這個傳聞,剛好事主就在眼前,不問白不問嘛。
「根本瞎說。」即使G戴著墨鏡,但他的表情很明顯的充滿無奈。
哈哈我就知道這根本只是一群一廂情願的笨蛋隨便找一些事蹟拼拼湊湊而成的謠言,什麼孔子誕辰?見鬼了誰會知道哪天孔子出生。

「那天哪是孔子誕辰,明明就是國父誕辰,一群白癡。」

G接下來說的這段話又讓我覺得自己的智商真是見鬼了的低。



從G決定成為我的吉他手過後幾乎每天都會來找我,還很大剌剌的霸佔我的床,在上頭抱著吉他彈著詭異的和弦,我發誓這傢伙絕對沒有學吉他的才能,一點都沒有。

他偶爾會待上好幾個小時,偶爾會接到電話又匆匆離開,留下那把黑色吉他,直到隔天才又來刷刷刷刷刷上一整天。
而我的記憶炸彈也一直沒有爆開,這讓我感到心煩意亂。
但一想到在願望還沒實現之前就把所有事情忘得一乾二淨才真正讓我感到心煩意亂。
所以我又去找了那個聲稱是我生死之交的心理醫生,問他到底何時我的記憶才會被炸個精光。

雖然我一臉恨不得現在就炸光的表情,但我見鬼了的真心希望越晚越好。
心理醫生只是一臉淡然的要我耐心等待,然後表演了他最會的催眠,最後再遞給我一張照片,問我要不要好好了結我這糟糕的一世。
而我收下了。

前往警政總署的一路上我一直在胡思亂想,而且內容還都一直圍繞著G。
見鬼了真的見鬼了。我很確定我絕對是個不愛思考的人,但我卻花了半小時以上想著同一個人。
我的腦袋充斥著他把槍抵在我腰際時露出慵懶笑容、他背著吉他自信十足的說要當我的吉他手、他抱著吉他毫無章法的刷刷刷刷刷個不停、他不屑的撇清孔子誕辰和國父誕辰的差別、都是他、全是他、見鬼了滿滿的他。

真正重要的東西絕對不會失去,會失去的,就一定不是真正重要的。
但我總覺得好像要失去什麼真正重要的東西了呢哈哈哈哈。

接下來的槍戰不管有多麼刺激對我來說都是個屁,我一心一意想要了結我罪惡多端的這一世,管他什麼老茶不老茶,都跟我沒關係了。我不在乎。一點都不在乎。

突然的大爆炸讓我得以脫身,任務失敗我也懶得管了,反正都不重要。

我一邊跑一邊對著驚慌失措的警察開槍。
我快步下樓順便對著後頭的活動肉靶開槍。
我朝著只剩屍體的走廊盡頭開槍。
我往空無一人的夜色開槍。
我只能一直一直一直一直開槍開槍開槍開槍。

直到我的槍對準了不該出現在這裡的黑衣男。
我試著扣下扳機,雖然我早就知道裏頭沒有剩下任何子彈。

但我沒有。
我只是一步一步靠近他,然後放下我的槍。

這時我才發現我滿臉濕透。
我能做什麼?見鬼了我當然什麼也不能做。

我只能不停的哭哭哭哭哭哭哭哭哭哭哭哭哭哭哭………
在他懷裡。

我好像找到了真正重要的東西,雖然早就為時已晚。

FIN.


結尾真莫名其妙~~~~~~~~~
我寫的火魚好多愁善感ㄛ 令人inin(只有自己inin
雖然很想按照原著的設定走但在時間安排方面就很難掌控 因為火魚去進行記憶大清理回台灣過個幾天就去警政總署了 根本沒時間讓G出來串門子好ㄇ(爆)
但我又轉念一想


我爽就好了ㄚ又不會有人看=.=(逼哀


所以就不管什麼時間上的設定照我想的寫下去了
雖然這篇是Gx火魚 可是 根本就 就只有抱抱啊 可惡(想幹嘛ㄚ)
然後我又突然想到火魚胸前插了兩把刀 被G抱著 那兩把刀會捅ㄉ更深ㄅ........但是最後還是覺得沒差............就當作他們是背對背擁抱吧........^^(三小)
最後無斷轉載綠水大大寫的Gx火魚(幹)


★再來丟一下之前幫勇哥插花勇者本的稿子!奶雞粉不要打我!(爆)

【羽球前輩】
大家安安,我是本篇的主角─勇者。

想必大家一定對某個臉部被打上馬賽克卻不停亂入搶鏡頭的角色感到非常好奇,於是勇者我今天就要來介紹這位礙於版權……呃不,為保護當事人而老是被打上馬賽克的角色,也就是奶雞前輩!

其實前輩的本名並不叫奶雞,但同時是因為礙……保護當事人的關係所以在此就不公開前輩的本名了。

說起來前輩是一個很神奇的人,我從來沒見過有人的羽球技術足以媲美我的偶像山崎,而且招式的名稱都極為獨特,舉凡劫火、煉獄、炫彩……甚至是燒滅,還附帶近乎真實的聲光效果〈美中不足的是在使用燒滅過後,前輩的小前輩會出來逛大街〉,這讓我非常崇拜前輩。

雖然我與前輩的相遇很曲折離奇,但基於英雄惜英雄的道理,我倆就此成為知心好友。

〈至於詳細的過程可以參考《煞氣a羽球前輩與美祿泳者》這部年度熱血偶像劇,在此就不詳述了〉

前輩曾經說過他是來自於與這裡截然不同的另一個世界,那時我只當他是吃飽太閒發神經想開玩笑,但他正經八百的從口袋掏出一張泛黃的相片,告訴我那是他還沒來到這個世界時拍的。

相片裡的他穿著一身〈他本人認為〉超級時尚的流蘇大衣,擺出〈他本人認為〉迷倒芸芸眾生的POSE,一腳踩在駭人的動物屍體上,背景更是血跡斑斑……那時我差點就把「前輩你的品味有點差強人意」這句話脫口而出,但一看到前輩臉上洋溢著得意的笑容又把整句話吞了回去。

「想當年我可是以這套流蘇裝征服了每個少女的心呢……」前輩老是看著那張相片,語氣帶著一絲感慨。

「那些少女是不是都眼盲啊……當我沒說。」

但是不久後我與前輩很不幸的遇到了空難,前輩毫不猶豫的從飛機跳下後便失去音訊,生死未卜,於是我拼命的到處打探前輩的消息,一直很希望能再見到前輩一面。

當他的面告訴他……幹,你當初給我的是救生衣不是降落傘!

光陰似箭,不知不覺就過了好幾年,前輩還是一點消息都沒有,我也絕望到早已幫前輩做好靈堂,而且每年都會帶美祿去供奉他,畢竟他生前最愛的東西就是美祿了。

但俗話說得好:打開電視,那人就在鎂光燈的焦點處。

某天下午閒閒沒事想看新聞消遣時,我在電視螢幕上再次看見了那熟悉的身影……絕對不會錯!全世界會穿著那麼拙……那麼潮的流蘇裝的人只有前輩啊!

新聞斗大的標題寫著『新世紀的潮神─再度掀起時尚界的革命』,我頓時感到十分吃驚,好幾年來毫無訊息的前輩,竟然是以潮神的身份再一次出現在眾人面前!?


「前輩,真的是你嗎!」我忍不住在電視機面前大喊……即使前輩他聽不見。

自從得知前輩還活得好好的甚至去當了時尚界的A咖後我便無所不用其極的想爭取能夠與前輩面對面交談的機會,但最後都以失敗收場,誰叫前輩變成了大明星一般的存在,像我這種名氣不高的小小勇者是根本不可能與前輩碰面的,唉。

不過希望往往都會跟隨在黑暗之後,前輩決定要在各地舉辦時尚潮流講座,只有把握這個機會才有可能遇到前輩!

我馬上就報名了『潮神時尚講座─教您正確運用流蘇』,希望能成功見到前輩一面,懷著這份緊張又期待的心情,所以當天我起了個大早就前往會場了。

不幸的是,昨晚不小心去魔王大大家待到半夜,結果一早起來睏得要命,到了會場後便倒頭大睡,等我驚醒後……講座老早就結束了,手中還多了超多詭異的流蘇。

連前輩的臉都沒看到……只有那堆不知道該怎麼處理的流蘇。

後來幾次的講座不是剛好在外旅行不然就是因為一些不可避免的因素而無法前去參加,好像命運故意跟我作對一樣,前輩就此成了遙不可及的人物,只可遠觀,不可褻玩……雖然我也沒有想褻玩他的念頭啦。

在我決定要放棄與前輩見面,從此互不往來,偶爾在電視關注他的消息時……前輩又突如其來的闖入我的生命中。

「你竟然要跟我戰鬥?勇者,你還真是變得了不起啊。」許久不見的前輩對我說這句話時臉上鄙夷的表情我是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沒錯,前輩不是以朋友的身份再度闖入我的生命……而是敵人!

不知道是不是當潮神當久了腦袋壞掉的前輩竟然聯合美祿經銷商做起不肖生意,明明一開始認識前輩的原因是為了要打擊哄抬美祿價格的商人,現在前輩卻與他們同流合汙……


「前輩,你忘了我們的情誼嗎!為什麼要這樣做!」看在過往的情分上我並沒有直接出手送前輩一個Sparking看能不能打醒他,而是希望能以柔性勸導讓前輩回歸正途。

「你不懂,在羽球場打打殺殺的每一天裡,我突然意識到……其實我喜歡網球!」
「幹那關我屁事!喜歡網球就去打網球啊你吃飽太閒喔!」
「這不重要!我要在這個世界獲得自由,不會讓你妨礙我的!」
「你是在中二什麼啊!!!」


前輩果然是病了,而且病得不輕。

雖然曾經與前輩共度了一段美好的時光,但世界上既然沒有永遠的敵人,當然也沒有永遠的朋友。


「納命來吧前輩!」我心一橫,拿起了羽球拍擺出戰鬥姿勢。
「不用打招呼了,直接打過來吧!」前輩也氣勢高昂的進入備戰狀態。

「殺──球──!!!」
「幹!沒有人說可以用紅豆麵包殺球的啊!!?」

充滿了汗水、青春以及熱血。

沒錯,這就是我與前輩的故事。

FIN.

就是一篇惡搞文不解釋^^(奶雞:幹)
講到奶雞 昨天我花了一整個下午金了他.......一天金卡真不是人幹的事 累了 累到虛脫(爆)

講到這裡我也累了(就懶ㄚ還找藉口)
這次考試感覺滿不理想的 老實說考試前不知道為啥心情莫名其妙得差
再來就是目前要趕的正稿終於先交了預定進度出去 接下來有時間寫爽文了 耶比
不意外會寫個勇者團性轉劇場&小加大大的奇史點文和綠水大大的勇騎ㄅ 突然又感到人生一片黑暗ㄋ.....(自找的)
comment 0 trackback 0
引用 URL
http://yumeowo.blog.fc2.com/tb.php/6-e36fcc9c
引用: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